app知识分享

app知识分享Network

We are happy to communicate with you.

当前位置: > app知识分享 >
浏览量

微信开发 工信部拟用新规整治手机预装APP乱象

作者:微信飙


工信部征求意见的新规或许能通过规范手机厂商的预装行为,从而在一定程度上规范行业环境,但很难从根本上消除乱象,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应用商与各层渠道商之间存在的利益关系

 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蒋起东

  在手机上使用APP(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),早已成为人们生活的常态。不过,一些手机上的预置软件让用户很是烦恼,这些预置软件往往不被用户所需,却在购买手机时“粘”在手机上,不能轻易卸载,从而成为“手机牛皮癣”,轻则占用内存,重则偷跑流量、窃取用户个人信息,极大影响用户体验。

  移动互联网业内人士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,APP预装早已形成规模庞大的产业链,产业链上有多个利益相关方,正因为有利可图,才使得手机软件预装乱象频出。

  改变正在发生。

  日前,工信部在其官网上发布《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(APP)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规定》(征求意见稿),将要规范手机APP的预装和分发,并在规定中明确表示,除手机的基本功能软件外,手机预装APP必须能让用户可以卸载。

  工信部征求意见的新规究竟能否触动相关方利益?“手机牛皮癣”又能否得到根治?手机及互联网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工信部的规定或许对滥装APP能起到一定的遏制作用,但很难从根本上影响到APP预装产业链的利益相关方。

  手机厂商及渠道商是产业链主要环节

  移动互联网行业资深人士李建华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早在智能机兴起的时候,APP预装产业链就已开始形成,线下预装是手机APP的重要推广渠道之一。

  据李建华介绍,手机APP预装产业链存在芯片商、手机厂商、渠道商等多个环节,每个环节都有能力向手机中预装APP,APP应用商为推广自己的软件,就会向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寻求合作。

  李建华对记者表示,应用商与研发芯片的厂商寻求合作有一定难度,芯片商在APP推广中属于源头,存在量的优势,但缺点在于推广周期长,一般为一到两年的时间,因此不是大部分应用商所热衷的方式;APP应用商主要的线下预装方式还是集中在手机厂商和渠道商上面。

  与手机厂商寻求合作预置APP,手机造出就能预置软件,推广周期相对更短,量的优势也很明显。李建华透露,厂商借此获利早已不是什么秘密,目前预装APP在一线品牌手机中,一般为每台机器预装一款APP收取1.5元左右的费用,这一价格也会根据手机的销量而变化,一般销量越高的品牌则预置费用就越贵。

  应用商对APP预装也有自己的考核标准。“应用商的付费主要是根据激活数量,即购买手机后开启该软件的数量,应用商APP后台可以对这一数据进行监测跟踪;另一种情况是不考核激活数量,只要将APP预装进手机就可以,这种情况付费相对便宜,但由于存在被竞争对手在下游预装环节刷掉的风险,利益不容易得到保证。”李建华说。

  “下游的预装环节主要集中在渠道商,包括销售手机的店铺、卖场等各种大小渠道商,他们会从厂商拿货,很多渠道商都会有专门的团队来做APP预置。”李建华介绍,“渠道商预置APP的收费比起厂商会更多,预置一款APP一般是2到3元,因为他们是距离用户最近的一个环节,APP再被别人刷掉的机会就很小了。”

  手机厂商闷声吃亏?

  从APP预装产业链中不难看出,手机厂商是重要的获利者。如果一款手机预装数十款APP,对于出货量庞大的手机厂商而言,也会是一笔不小的收益。

  那么,工信部拟定新规会对手机厂商产生多大的影响?

  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,该规定目前来看并不明晰,比如什么是基本功能软件,这是个很宽泛的概念,没有对不可卸载的APP类别限制很死,并且也没有限制手机厂商预置软件,厂商仍然可以预置不可卸载的基本功能软件,也可以再预置一些可卸载的软件。

  李建华认为:“如果工信部规定除基本功能软件外的其他APP可被用户卸载,在APP预装产业链相关利益方中,品牌手机厂商最有可能会遭受一定的损失。”

  李建华分析,在手机利润上,每预装一个APP能使厂商多赚一两元钱,如果APP变为可被用户卸载,那么预装APP原有的不可卸载的优势就不复存在,厂商肯定会因此而下调预装APP的价格。李建华向记者预计,手机厂商在APP预置方面的利润可能会因此减少20%左右。

  有网络评论认为,预装APP是手机厂商极为重要的利润来源,甚至是手机厂商不惧怕价格战的根本原因,因为商家压低销售价格造成的损失可以通过预装APP获得的利润来弥补。

  王艳辉对记者指出:“因为预置APP获利而不怕打价格战,这种观点是一个误区。因为预置APP不是某个手机厂商的专利,每个手机厂商都在预置APP,每个公司都会将这部分利润算作自己的收益,所以这就和没有预置APP的效果是一样的。”

  一位不愿具名的手机行业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:“手机利润是厂商的商业机密,利润有多高,很难为外界所知。预装APP带来的利润是不是厂商的重要利润来源,因厂商情况而异,对于一些大厂商,预装几个软件根本不能为其带来主要收入,预装太多反而会影响品牌形象;但对于一些小厂商甚至山寨机厂商,预装APP或许就是他们利润的重要来源。”

  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厂商滥装APP的现象多见于一些山寨机,因为山寨机厂商不担心手机品牌形象,受利益驱使,就会大批量预装APP。王艳辉表示,相比于品牌手机,山寨机厂商更难受到工信部规定的约束,因为他们从来都是游走在法律之外的灰色地带。

  应用商和渠道商利益难破

  由于预装产业链的存在,手机APP预装的乱象早已成为宿疾。然而这一宿疾或许很难根治。

  此前,上海市消保委曾通过多种销售渠道购买了20款智能手机,其中除一款手机在经某项检测后无法开机之外,其余19款手机每款都至少预装了30个左右的APP,OPPO的一款型号为X9007的手机预装软件数量甚至高达71个,而且大量的软件都不能卸载。

  据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发布的2014年《中国安卓手机预装产业及用户使用情况研究报告》显示,基本上75%的安卓手机都被安装了6款以上预装软件(不包括相册等手机基本功能软件),平均每部手机拥有8.2个预装软件。

  该报告还显示,手机预装的大量APP,用户使用率却并不高,有33%的用户从不使用预装软件,在接受度上有43%的用户对预装软件无法容忍。用户卸载预装软件的行为也十分频繁,有85.9%的用户存在卸载预装软件的行为,其主要卸载方式为Root和重装系统。

移动互联网领域人士向记者表示,工信部拟定的新规或许能通过规范手机厂商的预装行为,从而在一定程度上规范行业环境,但很难从根本上消除乱象,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应用商与各层渠道商之间存在的利益关系。

  “APP预装在APP推广的线下渠道中是效果最好的渠道,因为应用商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轻易获得数以万计的用户。”李建华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APP应用商的利益并不会因工信部的规定而受到任何影响,如果对手机厂商的监管趋紧,应用商还可以向预装产业链下游的各层渠道商寻求合作。

  李建华指出,工信部可以对厂商即将出厂的手机进行预装软件方面的检测,但是在厂商之下还存在各种手机分销渠道,依托于这些渠道商,又会存在一些大大小小的专业刷机公司,他们在刷入APP后再交给终端销售商售卖给消费者,对于这些下游渠道往往会疏于监管。

  李建华说:“这条产业链里面的环节太多,难免会出现漏洞,仅仅是控制其中的某个环节,很难起到太大的效果。”

上海专业APP开发公司:雷锤信息技术有限公司,专注于各种App的定制开发,微信公众号开发,微信开发,欢迎来电咨询!
http://www.leichuish.com/contact/
请加:2990 3253 99

下一篇:上海APP开发 APP秀出大草原青年移动互联网创业风采

上一篇:微信开发 国内首个智能大家庭生活服务APP成都上线

相关阅读